•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論集體所有權的產生及問題

    [ 張文忠 ]——(2018-1-9) / 已閱4274次

    論集體所有權的產生及問題
    ——張文忠


    新中國成立以來發展了一類特殊的經營體,這類經營體的產權運作不同于按資本份額表決的有限責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是按成員一人一票表決的。這類經營體包括: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基層供銷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農村承包經營戶、農民專業合作社等。1956年3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農業生產合作社示范章程》,1956年6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示范章程》,2006年10月31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農民專業合作社法》,這類經營體的部份已有了初步的法律法規規范。集體所有權就是私人的財產投到這類經營體運作過程中產生的。
    一、集體所有權的產生
    集體所有權產生于私人出資者對經營體的出資運作過程,私人出資者對經營體出資存在兩種情況,有的享有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有的喪失了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
    (一)私人出資者對經營體的出資情況分析
    1、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新中國成立后,在農業社會主義改造初期,建立了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這種社會實踐得到國家的確認,1956年3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農業生產合作社示范章程》規定:“初級階段的合作社屬于半社會主義的性質。在這個階段,合作社已經有一部分公有的生產資料;對于社員交來統一使用的土地和別的生產資料,在一定的期間還保留社員的所有權,并且給社員以適當的報酬。”可見,在這種財產制度下,農民對土地、農具和其他生產資料的私人所有權是非常明確的,并且,農民據此可以從合社得到相應的股金收入。
    2、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建立后不久,就全面向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過渡,1956年底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普遍建立起來。這種社會實踐得到國家的確認,1956年6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示范章程》規定:“入社的農民必須把私有的土地和耕畜、大型農具等主要生產資料轉為合作社集體所有。”可見,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階段,社員私有的土地、耕畜、大型農具等主要生產資料轉化為集體所有,取消土地報酬,實行按勞分配(按工分配)。
    1958年,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又發展為人民公社,合作社合并為人民公社后財產上調,統一核算,統一分配,實行平均主義,其生產資料實行單一的公社所有制。這種社會實踐得到黨中央的確認,1958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八屆六次全體會議通過《關于人民公社若干問題的決議》提出:人民公社的管理機構,一般可以分為公社管理委員會、管理區(或生產大隊)、生產隊三級。管理區一般是分片管理工農商學兵、進行經濟核算的單位,盈虧由公社統一負責,生產隊是組織勞動的基本單位,三級集體經濟組織體系開始形成。之后又作了進一步修正,1962年中國共產黨八屆十中全會通過的《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修正草案)》提出:“生產隊范圍內的土地,都歸生產隊所有。集體所有的山林、水面和草原,凡是歸生產隊所有比較有利的,都歸生產隊所有。”在我國農村形成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所有制和經營管理體制。“三級所有、隊為基礎”展開說就是:公社、生產大隊、生產隊三級集體所有,以生產隊為基本生產組織單位、核算單位,以生產隊為土地等生產資料所有權單位。人民公社體制一直實行到農村改革之前。農村改革后,農村土地“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經濟制度基本沒有改變,不過稱謂有了變換,“生產隊”的稱謂換成了“村民小組”。
    3、基層供銷合作社。1951年底農村“三大合作”(農業互助生產合作,供銷合作,信用合作)運動興起,到1952年底,供銷合作社組織遍布廣大農村,入社社員占農戶總數的90%以上,擁有1.3億多社員,基層供銷合作社發展到3.5萬多個。基層供銷合作社成立之初,入社農民聯合組成基層供銷合作社,基層供銷合作社的資本來源于入社農民的社員股金,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勞動者是入社農民本人。從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勞動者角度看,原來的農民成了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勞動者,這一勞動者群體也叫入社農民集體。從基層供銷合作社資本角度看,原來的農民個人財產投入基層供銷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由于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投資者的人員同時又是該企業的勞動者,投資者與勞動者是同一主體。由于這一主體集雙重身份于一身,因而入社農民集體不是單純的勞動者集體,而是勞動者群體與投資者群體的二位一體。
    4、手工業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成立之初,小手工業者聯合組成手工業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的資本來源于小手工業者的手工業設施設備及社員股金,手工業合作社的勞動者是入社的小手工業者本人。從合作社的勞動者角度看,原來的小手工業者成了合作社的勞動者,這一勞動者群體也叫勞動群眾集體。從合作社的資本角度看,原來的小手工業者個人財產投入手工業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合作社勞動群眾集體。由于作為合作社出資者的人員同時又是合作社勞動者,投資者與勞動者是同一主體。由于這一主體集雙重身份于一身,因而勞動群眾集體不是單純的勞動者集體,而是勞動者群體與投資者群體的二位一體。
    5、農村承包經營戶。改革開放以來,農戶承包村民小組的土地(該土地為村民小組農民集體所有,村民小組對包括土地在內的本組財產擁有產權)取得土地使用權,以戶為單位自主經營。經營過程中農戶家庭成員投入生產資料等資本,法律承認農戶家庭成員對農村承包經營戶的所有權。就農村承包經營戶這一經營體來說,是農戶家庭成員合伙經營,既不是過去的集體所有制,也不同于單純的農民個人所有制。
    6、農民專業合作社。2006年10月31日《農民專業合作社法》頒布,該法第四條規定:“農民專業合作社對由成員出資、公積金、國家財政直接補助、他人捐贈以及合法取得的其他資產所形成的財產,享有占有、使用和處分的權利,并以上述財產對債務承擔責任。”可見,農民專業合作社對本社財產擁有產權。同時,該法保護合作社成員對農民專業合作社財產的所有權。
    由上述可見,私人資本投入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農村承包經營戶、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享有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私人資本投入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基層供銷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喪失了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
    (二)集體所有權的產生
    私人資本投入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農村承包經營戶、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享有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由這樣的出資者構成的集體,不可能對經營體財產產生所有權。
    私人資本投入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基層供銷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喪失了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農民個人用土地、耕畜、大型農具等農業生產資料投入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農民個人用資金投入基層供銷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小手工業者用手工業的設施設備等投入手工業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手工業合作社的勞動群眾集體。總之,由這樣的出資者構成的集體,代替出資者個人對經營體財產產生了所有權,謂之集體所有權,集體所有權由此產生。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手工業合作社的勞動群眾集體,統稱勞動群眾集體,由這樣的集體,代替出資者個人對經營體財產產生了所有權,也叫勞動群眾集體所有權。
    集體所有權產生后,國家一直沿續這一政策,這從企業注冊登記與經濟類型劃分的國家規章中可以清楚的看出。1986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布的《企業注冊登記辦法》規定,集體所有制企業注冊登記必須具備的條件是:“共同出資,財產公有,提留公共積累,股金從公共積累中逐年償還,償還后不再提取股金分紅”。1991年10月20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國家統計局聯合發布《關于經濟類型劃分的暫行規定》,明確集體經濟“包括城鄉所有使用集體投資舉辦的企業,以及部分個人通過集資自愿放棄所有權并依法經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認定為集體所有制的企業”。前后兩個規定基本精神相同,前者要求將“股金從公共積累中逐年償還,償還后不再提取股金分紅”,后者要求“部分個人通過集資自愿放棄所有權”。從這兩個規章看,注冊登記的“集體所有制企業”,私人出資者喪失了對集體所有制企業財產的所有權。
    二、集體所有權的問題
    私人資本投入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農村承包經營戶、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享有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也就沒有集體所有權的問題。私人資本投入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基層供銷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等經營體,私人出資者喪失了對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產生了集體所有權,也就產生了集體所有權的問題。
    集體作為一個政治術語用在法律條文之中,在實際運作中遇到許多法律問題。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國家、集體和私人所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投到企業的,由出資人按照約定或者出資比例享有資產收益、重大決策以及選擇經營管理者等權利并履行義務。”第六十八條規定:“企業法人對其不動產和動產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以及章程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從這一表述來看,企業獲得國家、集體和私人投入的財產,就會發生產權關系,國家、集體和私人作為出資人享有對企業財產的所有權,企業對本企業財產享有產權。在實際運作中,集體所有權制度暴露出種種問題:
    (一)作為經營體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
    1、作為當年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
    1956年底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普遍建立起來,農民個人用土地、耕畜、大型農具等農業生產資料投入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個人財產所有權轉移給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出資者對經營體合作社合并為人民公社后財產上調,統一核算,統一分配,實行平均主義,其生產資料實行單一的公社所有制。之后又有了修正,在我國農村形成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所有制和經營管理體制,以生產隊為基本生產組織單位、核算單位,以生產隊為土地等生產資料所有權單位。可見,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發展為人民公社,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就不再存在,作為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也隨之不再存在。
    2、作為當年手工業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
    手工業合作社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變化,出資者與勞動者經歷了從二位一體到逐漸分離的過程。入社社員或退休或脫離了合作社,不再是合作社的勞動者,這時的投資者、勞動者已是不同的主體,不再是一身二任,二位一體,而是由雙重身份(投資者、勞動者)變化為單一身份(投資者)。這一階段的勞動群眾集體是單純的投資者群體,已不是勞動者群體,最初意義上的勞動者群體與投資者群體二位一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再后來,企業又進一步采取了取消分紅、停發股息、直至退還股金的辦法,最初的投資者的權益己經得不到任何體現。到這一階段,作為單純的投資者群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完全失去了投資者權益,意味著作為手工業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
    3、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
    基層供銷合作社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變化,投資者與勞動者經歷了從二位一體到逐漸分離的過程。入社農民或退休或脫離了基層供銷合作社,不再是基層供銷合作社的勞動者,這時的投資者、勞動者已是不同的主體,不再是一身二任、二位一體,而是由雙重身份(投資者、勞動者)變化為單一身份(投資者)。這一階段的入社農民集體是單純的投資者群體,已不是勞動者群體,最初意義上的勞動者群體與投資者群體二位一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再后來,基層供銷合作社又進一步采取了取消分紅、停發股息、直至退還股金的辦法,最初的投資者的權益己經得不到任何體現。到這一階段,作為單純的投資者群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完全失去了投資者權益,意味著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
    由于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基層供銷合作社在辦理營業執照年檢時出資人一欄找不到真正的出資人,現行工商登記的出資人一欄往往寫為“xx縣級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縣級供銷合作社聯合社代替入社農民集體成為了出資者,進一步說明了現實中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的事實。
    (二)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權益得不到保障。
    1、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權益受損得不到維護。由于作為經營體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主體虛位,在經營體財產所有權權益受到不當限制,甚至被侵犯時,也就得不到維護。比如:村民小組土地的收益權、處分權受到了嚴重的限制,得不到村民小組財產所有權主體的維護。
    2、經營體財產的所有權權益增殖得不到驅動。比如:法律規定城鎮集體企業財產屬于勞動群眾集體所有,但由于作為城鎮集體企業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存在,主體虛位,城鎮集體企業財產所有權的權益增殖也就得不到驅動。
    (三)經營體財產的產權運作缺失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制約。
    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手工業合作社早已不存在。基層供銷合作社雖然存在,但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基層供銷合作社的財產產權運作缺失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制約。比如,基層供銷合作社的財產受到經營者侵害,缺失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制約。
    三、集體所有權問題的解決途徑
    (一)從建立經營體的現代產權制度入手。
    現實中并不存在由勞動群眾集體直接持有的財產,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都已經投入到某個經營體(村民小組、基層供銷合作社、城鎮集體企業)。正因為如此,在作為經營體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不存在的情況下,經營體還能夠保存本組織的財產到如今。找尋破解集體所有權問題的辦法,要從建立經營體的現代產權制度入手。按照現代產權制度,經營體對本組織的財產擁有產權,勞動群眾集體對經營體的財產享有所有權。要擺脫勞動群眾集體缺失的糾緾,一方面要區分不同經營體的產權:村民小組對本組的財產擁有產權,基層供銷合作社對本社的財產擁有產權,城鎮集體企業對本企業的財產擁有產權。另一方面要為這些經營體的財產找尋合適的所有權主體或者所有權代表:為村民小組財產找尋合適的所有權主體,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城鎮集體企業財產找尋合適的所有權代表。
    (二)以村民小組成員集體作為村民小組財產的所有權主體。
    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合并為人民公社,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不存在,形成了公社管理委員會、管理區(或生產大隊)、生產隊三級集體經濟組織體系。農村改革后,農村土地“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經濟制度基本沒有改變,不過稱謂有了變換,“生產隊”的稱謂換成了“村民小組”。從全國來看,農村土地95%以上屬于村民小組農民集體所有,少量屬于村級農民集體所有,極少數屬于鄉級農民集體所有。目前的村民小組成員已不是當年的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入社農民,村民小組成員集體也不是當年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入社農民集體。從法律上確認目前現狀,以現有村民小組成員為準,以村民小組成員集體作為村民小組的財產所有權主體,村民小組的財產(包括土地等)歸村民小組成員集體所有。2007 年頒布的《物權法》第59條第1款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不動產和動產,屬于本集體成員集體所有。”《物權法》通過引入“成員權”概念來明確集體所有權的主體。為了進一步落實成員權,該法第59條第2款規定了集體成員對于集體重要事項的決定權,第62條規定了集體成員對集體財產的知情權,第63條第2款還規定了集體成員的撤銷權。《物權法》以“成員集體所有”的新思路,通過與成員權的結合,有利于破解集體所有權制度的難題,開辟了一條完善集體所有權的新路徑。
    (三)以政府的一個機構作為城鎮集體企業財產、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的所有權代表。
    1991年9月國務院頒布《城鎮集體所有制企業條例》,城鎮集體所有制企業有了初步的法規規范。最初的城鎮集體企業是由上世紀50年代小手工業者聯合組成的手工業合作社轉化而來的。作為城鎮集體企業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勞動群眾集體已不是當年手工業合作社的勞動群眾集體。在無法界定城鎮集體企業當初投資者的情況下,明確政府的一個機構作為城鎮集體企業財產的所有權代表,由這一機構行使出資人職責,負責城鎮集體企業財產的監督管理。
    基層供銷合作社雖然存在,但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的入社農民集體已不存在。基層供銷合作社并沒有作為出資人的入社社員,也就缺失真正意義上的企業權力機構——社員大會,缺失真正意義上的企業決策機構——理事會。目前,一些地方基層供銷合作社設有理事會,但理事會是由非出資人的農民選舉產生的。理事會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的所有權代表,是不適當的。在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主體(入社農民集體)缺失的情況下,明確政府的一個機構作為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的所有權代表,由這一機構行使出資人職責,負責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的監督管理。
    作為城鎮集體企業財產、基層供銷合作社財產所有權代表的政府機構,不能是臨時性機構,一定要是常設的法人實體機構。
    (作者單位:福建省沙縣供銷合作社聯合社)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两情人中彩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