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掃黑除惡 4 個法律政策文件牽頭起草單位相關負責人答記者問

    Law-lib.com  2019-10-22 8:26:37  人民法院新聞傳媒總社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既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又對該組織進行包庇、縱容的,應當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從重處罰;對非法放貸行為及其入罪條件進行嚴格界定和限制,有效避免打擊面擴大,確保正常的民間借貸活動不受影響;對于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以及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減為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一律實行跨省(區、市)執行刑罰……

      10月21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國家監委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 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兩高兩部”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構成自首立功若干問題的意見》等4個法律政策文件。

      4個法律政策文件牽頭起草單位的相關負責人就文件的有關內容回答了記者提問。

      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

      新華社記者:請問中央紀委常委國家監委委員、全國掃黑辦副主任崔鵬,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已經開展近2年時間,在今天這樣一個時機出臺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主要考慮有哪些?

      崔鵬: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與政法機關凝心聚力、合力攻堅,嚴肅查處涉黑涉惡違法犯罪背后的腐敗和“保護傘”問題,取得了比較明顯的階段性成效。當前,專項斗爭已進入爬坡攻堅的新階段,形勢更加復雜,任務更加艱巨,要時刻警惕“一篙松勁退千尋”的風險。此時出臺《通知》,主要基于3點考慮:

      一是堅持邊打邊建,將過去的實踐經驗提升為常態化制度。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各部門在“打傘破網”工作實踐中探索創新,積累了許多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如案件線索排查移送、逐案篩查、循線深挖、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研判分析等,將其上升為制度成果并加以細化,同時進一步明確線索處置和辦理原則,有利于更好地形成工作合力。

      二是堅持問題導向,立足解決當前工作中的瓶頸和短板。根據平時工作中了解的情況,目前各部門在協作配合上還存在一些問題,如線索研判處置不及時、案件查辦協同性不夠、部分罪名的管轄權存在交叉等,導致有的沒有查深查透,有的查辦進度緩慢,有的定性處置精確性不強,影響了案件查辦質量和“打傘破網”效果,需要對此進行規范指導。

      三是堅持實事求是,明確今后“打傘破網”的工作方向。“打傘破網”是下一步專項斗爭的主攻方向。為打贏這場攻堅仗,必須既明確查辦重點,實施精準有效打擊,又要堅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綜合考慮多種因素,準確認定問題性質。《通知》既提出了查辦質量方面的要求,又明確了需深挖徹查的7類重點案件,為今后工作指明了重點方向。

      下一步,各相關部門要嚴格按照《通知》要求抓好落實,突出打擊重點,加大打擊力度,形成打擊合力,在“打傘破網”工作上實現新的更大突破。

      領導又包庇涉黑組織的從重處罰

      《法制日報》記者:請問最高人民檢察院副部級專職委員、二級大檢察官張志杰,公職人員涉黑涉惡的犯罪行為構成何罪、如何處理,在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里有哪些具體規定?

      張志杰:根據我們前一段掃黑除惡的司法實踐和調研中總結的重點司法適用問題,對公職人員涉黑涉惡犯罪行為可能觸犯的法律問題進行了如下規定,主要是兩個方面:

      一是對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這一特殊主體,規定了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并對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相勾結的情形如何處理進行了規范。《通知》第6條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定罪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既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又對該組織進行包庇、縱容的,應當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從重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該包庇、縱容行為同時還構成包庇罪、偽證罪、妨害作證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等其他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通知》第7條規定: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共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且不屬于該組織成員的,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共犯論處。如該行為同時還構成其他犯罪,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二是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如果利用職務便利實施非職務犯罪行為的,應酌情從重處罰;事先有通謀而實施支持幫助、包庇縱容等保護行為的,以具體犯罪的共犯論處。《通知》第8條規定:公職人員利用職權或職務便利實施包庇、縱容黑惡勢力、作偽證、妨害作證、幫助毀滅、偽造證據、窩藏、包庇等犯罪行為的,應酌情從重處罰。事先有通謀而實施支持幫助、包庇縱容等保護行為的,以具體犯罪的共犯論處。

      嚴格界定限制非法放貸入罪條件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請問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姜偉,今天出臺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將部分違反國家規定,未經批準經常性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行為作為犯罪處理,這是否會影響正常的民間借貸活動,是否會加劇民營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姜偉:我們在起草《意見》時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慎重研究。

      首先必須明確的是,非法放貸與民間借貸是兩種性質截然不同的行為,《意見》的出臺不會影響正常民間借貸活動。民間借貸是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經濟互助行為,服務社會融資需求,對于促進經濟發展起到有益作用,正常的民間借貸行為受到法律保護;而非法放貸行為已經脫離了民間借貸所具有的個體的、偶然的、互助式的存在模式,具備了借款對象不特定性、出借行為反復性和借款目的營利性特征,在客觀上已經成為了一種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對國家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都造成嚴重危害,必須依法懲處。

      其次,打擊非法高利放貸是為了保護合法的民間借貸關系,防止非法高利放貸行為沖擊正常的民間借貸和企業融資行為。對于民營企業來說,高利借貸無異于飲鴆止渴,是民營企業的“絞索”而非“救星”。出臺《意見》打擊非法高利放貸有利于保護合法的民間借貸行為、有利于維護正常市場環境、有利于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

      最后,為區別民間借貸和非法放貸的界限,在起草《意見》時對非法放貸行為及其入罪條件進行了嚴格界定和限制。例如,明確規定非法放貸行為必須“以營利為目的”“2年內向不特定多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并且要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才能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這樣可以有效避免打擊面擴大,確保正常的民間借貸活動不受影響。

      積極開辟掃黑除惡“第二戰場”

      澎湃新聞記者:請問司法部副部長劉志強,什么樣的黑惡勢力罪犯需要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目前,監獄在押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案件線索情況如何?

      劉志強:根據有關規定,罪犯原則上在判決地所屬省級行政區域內的監獄執行刑罰,但對于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以及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減為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一律實行跨省(區、市)執行刑罰;對于被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以及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積極參加者,也可以跨省(區、市)執行刑罰。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全國監獄系統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黨中央決策部署,聚焦職責定位,發揮職能作用,以收押、管理、改造、深挖為工作重點,積極開辟掃黑除惡“第二戰場”,全力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向縱深發展。截至目前,共摸排黑惡勢力犯罪及保護傘線索3.5萬余條,其中已查證屬買1400余條。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聚焦深挖徹查,采取有力措施,努力獲取一批隱藏深、危害大、影響壞的犯罪線索,以“第二戰場”豐碩戰果,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保障人民安居樂業做出應有的更大貢獻。

      僅線上犯罪一般不作為黑惡勢力

      人民網記者:請問公安部副部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杜航偉,《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是如何界定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向互聯網蔓延的具體表現形式的?

      杜航偉:運用法治思維與法治方式是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要方針。《意見》將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定位于傳統黑惡勢力犯罪向信息網絡領域的延伸,嚴格依據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對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表現形式作出了界定:

      首先,《意見》第4條對通過線上方式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主要手段作了總結概括,明確規定“對通過發布、刪除負面或虛假信息,發送侮辱性信息、圖片,以及利用信息、電話騷擾等方式,威脅、要挾、恐嚇、滋擾他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應當準確認定,依法嚴懲”。

      需要強調的一點是,一般認為,完全通過線上方式實施的違法犯罪,或者主要環節通過線上方式實施的違法犯罪與傳統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在行為方式、危害后果等方面存在較明顯區別,僅有線上違法犯罪活動、危害僅及于網絡空間,無法滿足黑惡勢力“欺壓殘害群眾”等特征。為避免將完全通過線上方式實施違法犯罪的犯罪組織認定為黑惡勢力,《意見》嚴格把握罪刑法定原則的要求,從正反兩方面明確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的黑惡勢力行為特征:一是《意見》第12條第一款從正面,將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的黑惡勢力行為特征限定為“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有組織地”、“多次”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排除了完全或者主要通過線上方式實施違法犯罪構成黑惡勢力的可能。二是《意見》第12條第二款從反面明確作出了禁止性的規定,即“單純通過線上方式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且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特征的,一般不應作為黑社會性質組織行為特征的認定依據。”

      其次,《意見》第5、6、7條對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的認定要點作了明確規定。《意見》上述規定均有明確的刑法條文和司法解釋依據,并且結合黑惡勢力犯罪的特點,將其納入黑惡勢力犯罪的范疇。


    日期:2019-10-22 8:26:37 | 關閉 |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两情人中彩票新闻